傅淼:产业互联网时代的三个逻辑与四个思维

星河互联 2018-01-08 08:29:08

在中国经济发展步入新常态之后,不少传统企业都面临寻找新的经济增长点的强大压力,亟需实现产业升级、转型。

在此过程中,企业的进化转变,往往受到科技创新、政府政策、经济市场的影响。其中,科技创新成为企业转型最大的新动能。

当前多数传统产业都在面临着一场互联网化、智能化变革的影响。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工业4.0只是其中一个阶段。

产业与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深度融合,走上产业互联网之路,才是中国传统企业的进化新趋势。

星河互联CEO傅淼认为,产业互联网时代的逻辑和思维方式与消费互联网时代有着本质的不同。

傅淼本硕毕业于清华大学精密仪器系,同时拥有美国南加州大学计算机工程专业硕士学位,是资深互联网投资人,成功投资过多家优秀的互联网企业。

他还曾为东芝、Gateway、联想、华为技术、中兴通讯等全球多家大型企业提供咨询服务。2017年获硅谷高创会“年度最佳投资人”称号。

今天分享傅淼对产业互联网的深度思考,Enjoy it。

中国互联网发展的三个阶段

阶段一PC互联网,差不多10年

阶段二 移动互联网,差不多10年

阶段三 产业互联网

前两个阶段实际上都是以消费互联网为主,中国产业互联网的发展在此阶段严重滞后。

美国的2C市场(消费互联网)前三大企业加起来整个市值9500亿美元,中国前三大企业加起来是4000亿美元,当然这个数字已经不准确了,这是一年前统计的数据,现在中国的数字比这个还要高很多。

但是,基本上代表了中美GDP的比例。但在2B市场(产业互联网),中美的差距则很大。

中国消费互联网成功的原因

一、中国是世界上用户规模最大的单一市场,这一点对于基于“网络效应”的互联网经济至关重要。

欧盟与中国的经济体量相似,但市场是分散、割裂、碎片化的,造成这个市场虽然经济发展和人口的平均收入很高,科技水平也很高,但是出现不了大的互联网企业。

二、防火长城。可能是中国最成功的贸易保护措施。

三、文化和语言壁垒。世界上有两张互联网,美国企业主导的英文互联网和中国企业主导的中文互联网。

四、充分的市场化。20年前,甚至10年监管比较宽松,从监管的角度来讲,对于互联网这样快速演进的市场,某种程度上在监管上是滞后的,给整个互联网经济一个快速发展的空间。

五、VIE结构创新。没有VIE,就没有大量的美元风险投资,亏损的互联网企业就不可能上市,中国的互联网企业就不可能发展起来。

不论是互联网的商业模式或VC的商业模式都是从美国过来的,VC和互联网是相辅相成、缺一不可的。

产业互联网兴起背后的原因

一、产业互联网的重要特征是产业垂直分割。中国经济的持续发展导致垂直行业的经济体量足够大。

二、多层次的资本市场的发展使得中小型企业有畅通的资本市场出口。资本的出口,对企业的发展、产业发展非常重要,对产业互联网也是非常重要的。

产业互联网是垂直分割的,即使你这个体量有了10倍的增长,对应一个均值的消费市场来讲,还是相对比较小。

多层次资本市场的发展使得中小型企业登陆资本市场成为可能。

三、消费互联网的充分渗透为产业互联网打下了良好的用户和基础设施基础。尤其是微信、支付宝这样的产品,在这里面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四、产业转型升级、提升劳动生产率、突破中等收入陷阱的迫切需要。从政府和宏观经济的角度来讲,最重要的是如何突破中等收入陷阱。

突破中等收入陷阱实际上最关键的就是国民平均劳动生产率的增长能否追上劳动力成本的增长,产业互联网在提高劳动生产力里面显然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产业互联网与消费互联网商业逻辑区别

价值驱动vs体验驱动

消费互联网重要的是用户体验驱动。在消费互联网领域里,看到的产品首先是漂亮不漂亮,用户从入口到最后完成交易中间要几步。

从两步到三步,可能整个转化率就会大幅降低。

而价值驱动在产业互联网领域很重要。因为做的是一个2B的生意,用户企业的经营者更多地是通过价值计算来驱动决策。

理性决策vs感性决策

这个跟上一条是相关的。作为消费者在做决策的时候往往自己都不知道是怎么做的。企业不一样,尤其比较成熟的企业,对整个决策过程有非常科学、严格的定义。

代理决策vs本人决策

本人决策指在消费互联网领域,通常由消费者自己做决策。但是在产业互联网里,尤其是有一些规模的企业,往往最后做采购决策的不是老板本人,而是代理人。

代理人在决策的时候,不完全是由价值驱动的,这当中还有一些其他的计算。

产业互联网的思维特征

价值驱动思维

让价值链整体的效率提升,有几种不同的思路:有一些经营思路是“抢别人的饭碗”;有一些思路是把整个蛋糕做大,和之前存量市场的人都创造价值。

很显然第二种是更容易进入,因为进入的是一个比较友好的环境。

分享经济思维和大数据思维

实际上所有的商业决策都是基于数据、信息的决策。将信息提炼成数据,把数据变成洞见,这个洞见才是真正支持做高质量决策的东西。

金融思维

经典的微观经济学的理论中,需求曲线跟供给曲线最后交叉的那个点就是形成市场化价格的原则。但是,很多情况下,这两点找不到交集。

通过金融的手段把这两条曲线可以拉到一起:整个需求曲线横轴是价格,纵轴是数量,金融加了时间维度之后,这两个曲线就可以碰到一起,价格就找到了,交易就形成了。

加上时间的维度,账就不容易算清,必须有经过专业训练的人士从事金融。善用金融的企业,无论是企业还是个人,在整个的竞争中会获得一个不对称的优势。

资产重置思维

资产重置就是摆脱路径的依赖。在产业互联网里,如何突破路径依赖,关键的一点是如何做一个称职的上帝。

我们要真正理解,之前整个产业是为什么形成的,它的背后原因是什么。虽然说存在即合理,但是要明确判断这个合理性基础在技术演进和产业格局发生变化的情况下,是否还存在。

从投资的角度看产业互联网

利好方面

行业壁垒导致跨行业整合难度大,市场集中度将比消费互联网低。虽然成功企业的平均规模会低于消费互联网,但也意味着更多的创业成功机会,以及相应的投资成功机会。

相比消费互联网,产业互联网的商业模式通常离钱更近,收入和盈利会更可预期,和A股资本市场的逻辑匹配度更高。

利空方面

相比消费互联网,产业互联网的爆发性和增长性通常较弱,需要更长的时间培育,对投资周期较短的投资机构压力较大。

image.png

长按二维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