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智在线佘莹:创业时的五个思考维度

佘莹 2016-10-26 07:56:36

海智在线创始人佘莹认为,创业者想要创业需要考虑五个维度:第一,创业时机;第二,解决什么样的行业问题;第三,团队;第四,模式;第五,盈利。

以下为海智在线创始人佘莹演讲内容(有删改):

我在美资公司一直工作花了六年时间,从一个销售变成了亚太区的CEO,然后创立了整个团队。所以在进行创业之前,所以想跟大家,我相信今天来这个会场的人,要么创业者,要么有创业想法的人,或者是公司比较关键岗位的人,所以我觉得还是讲一下进行创业思考过程当中,我大概考虑了五个维度。

第一,从一个创业者的角度,选择适合去创业的时机。

第二,我究竟想要解决什么样的行业问题?就是我们所说的痛点到底是什么,这里先不赘述后面会讲。

第三,团队。整个创业的团队在我的历经上并不是CEO每天找一些厉害的人进来,好像公司团队就很强大。其实团队到底好不好,里面有很微妙的关系,等一下也简单说一下我的想法。

第四,模式。我们创业不管是哪个领域,大宗领域也好,消费品领域也好,或者是撮合自营的也好,我们模式到底是什么?我们究竟想要解决什么样的行业问题?用什么样的方法模式做这个事情?

第五,通过这样的运营模式,我用怎样的盈利模式帮助自己变现。

我会从这里面抽取大概几个点跟大家分享一下。

首先第一点,虽然不打广告,但是我还是要说一个大的背景。海智在线是做工业非标零部件领域的B2B平台。其实在创业之前我自己前任老板是亚马逊CEO贝索斯。我是一个非典型创业,在创业之前完全没有想过我要开一个公司,一开始的想法是慢慢爬上去。所以我就去跟我老板讲,我说我能不能承包亚太区,上交20%的利润。但是,在整个承包的和沟通想法里面,他跟我进行了非常激烈的争论。他说美国的互联网实际上比中国早很多年,但是从美国的B2B领域来看,基本上B2B平台就三种赚钱的方式,价差、利差、服务差。

价差其实就是我们所谓的低买高卖的方式,赚中间的差价。利差就是今天很多嘉宾提到的供应链金融。但我的前老板贝索斯告诉我说供应链金融是伪命题,因为所谓的B2B张力很强的一个领域,他的张力足够大,所以在这个市场,所以估值能翻那么多倍。但是有一个问题它的黏度不够,所以金融其实是张力不足但是黏度很强的工具,它可以帮助很多B2B平台增加它的黏性,这是当时贝索斯跟我讲的非常重要的观点,他始终认为金融应该是一个工具,而不是一个平台唯一用来赖以生存的盈利模式。

第三点是产业链服务,所谓的服务差。当时告诉他说我要做制造业领域的全产业链服务,美国人再怎么高,不是特别深入了解中国的产业。当时谈了很久。我考虑了刚才讲的五个问题之后,我决定出来创业。

我特别在意时机到底对不对。给大家讲一个特别简单的例子,从前年年底到去年开始,在制造业领域有一件非常火的概念提出来,是不是B2B里面说的产业互联网。制造业领域很多人在说工业4.0,美国工业互联网等理念。但是我遇到很多传统制造业的老板去拜访他们,或者他们到我们公司来大家进行简单的交流,会发现那些很早那些年代的年纪比较大的传统领域的人非常恐慌,他们觉得互联网浪潮一下子过来了,所以那些原来卖刀具的传统的老板说,我能不能做一个平台。原来做一些传统的贸易的公司,他也说能不能互联网化的运作。

我的感受是这些50后、60后们,甚至面对电脑和计算机前面写代码的这些小崽子们开始有点恐慌。后来我就问他们,所谓“互联网+”到底想解决什么样的实际问题,那些老板告诉我说,现在的媒体都在唱衰。在说大环境不好,都在说中国制造是没有匠心的,大家是没有工匠精神的。但因为工作关系,过去很多年全世界看各种各样的工厂,我感觉很多媒体和外面的所谓专家完全不一样,我恰恰认为在过去30年中国不应该太有匠心的精神,不应该太有工匠精神。为什么这么说?三个原因:

第一、过去30年是中国发展最快速的30年。比如说30年前家里如果买了一台冰箱,可能我们会很得瑟。但是30年之后你说我们家里有一台性能特别好的冰箱,所有人都说你疯了,你神经病。因为这30年的发展,中国的速度非常快,这个导致什么?导致我们一直处在赶超欧美制造业的这么一个位置。在这样子的情况下,中国不是领跑员,中国是赶超者,赶超者有什么特色?一定是速度为王,如果速度为王就像博尔特跑步,如果第一名,不可能跑的时候还有机会看一下旁边的风景,赛道风景很好,不可能,因为要速度为王。如果作为赶超者,必须知道目标在前方我要超过他。我今年在制造业工作的第11年,我所接触到的制造业老板们,他们非常非常的辛苦,也非常非常的不知道怎么表达自己,因为他们没有足够的时间成本静下心来想一想我应该怎么去做制造业,因为时间不够,必须不停赶超,不停招工人,不停面对用工慌,不停面对工人短缺。

第二、我说不应该太有工匠精神,是因为过去30年中国经历太多了。我跟很多50后、60后的老板们聊,他说80年代的时候大家炒小商品,90年代开始做股票,2000年开始炒房子,2010年开始做互联网,中国机会特别特别多。有一个老板曾经跟我讲,他说我不跟穷人打交道,因为过去30年中国有太多机会让人发家致富,如果你没有抓到任何机会的红利,在这种思想下。如果这样一个背景下,我们怎么要求制造业的老板有快钱赚,有更多的钱去赚,让他守着一亩三分地,守着自己的设备,守着自己加工的零部件很难。

第三、中国做企业太难,永远都要用人情铺关系,导致在中国做制造业非常非常难。这种情况下,我认为中国过去30年还是非常不错的,我们赶超欧美。我曾经在一次国外的活动中演讲,现场去调研,让大家举手,我问你们知道德国在推工业4.0,美国在推工业互联网吗?有多少,没有人举手。后来我意识到只有在中国这个概念被炒的最火,原因是什么?是因为中国一向推行制造业靠三招,尝试、忽悠、补贴。而奥巴马前两招都不行。这种情况下使得中国的制造业和产业在过去一段时间里永远处在奔跑状态,现在我所考虑的创业时机。

今天早上有一个投资人讲的很对,我们在做一些2B领域的变化,感受到在一些制造业企业里面做决策的人渐渐开始变成70后以及80后,这跟早几年完全不一样,这些接班人开始越来越多接受互联网,我觉得它是大势,所以时机是我考虑最重要的第一,没有之一。

第二我想解决什么样的问题?我相信在座都有自己想解决的问题,不赘述了。

第三我讲到团队,很多人都讲自己公司做什么的,没有人讲团队。我特别典型的带着外企的团队出来创业的人,我把我原来团队的人一个不留带出来之后发现特别严重的现象,大家角色从打工者,从斗争的状态变成了合伙人,每个人都想发表自己的观点,发表自己的想法,每做一件事情大家就告诉我说我现在是合伙人了,我是不是得参与?我在公司开了特别特别严肃的会,我说真正强的会应该是怎样的结构,我老板,我是大脑,我告诉你们公司往哪个方向走,这个公司可以谈战略的在这个阶段只有我,没有别人。你们是什么?你们是脊背你们是腰你们得挺得直,你们要讨论战术。我要是毛泽东我去打那个地方,你要去挖地道,你要去以少胜多。你难道要问我为什么要挖地道,为什么要吸引那么多人吗?我没有那个时间成本和窗口告诉你们为什么要去做,这是中高层管理者需要帮我做的,你们是腰。下面每一个部门负责人,甚至基层,你们就是腿,当我们订了方向,腰杆很直之后,就得去我们想要去的任何地方,没有东西可以拦得住我们。

只是举一个小的例子,当时我们在整个团队磨炼的时候,在我看来执行力最强的团队,对于创业公司来说绝不仅仅是每个单个人很强。我们一定注意两点,一个希望高层管理者职能不重复,大家技能不重叠的,各守一方,你能够做的事完全性交给你,你给我一个结果就可以,这对于B2B非常重要。第二个是整个团队价值观,这不是虚的,所有人都考虑这个公司未来在哪儿,而不是为了现在想要获得短期的利益。所以团队值得很多B2B创业者仔细思考,不仅仅是招人,还有团队文化打磨,究竟需要怎样的团队,我相信每个公司头、大脑一定得非常清楚这一点。

运营模式和商业模式和盈利模式,我相信每一个公司都有各自的想法,在这里我不详细去讲,因为大家要听干货嘛,时间有限。我今天演讲就到这里,大家记住我是海智在线的佘莹,谢谢。

image.png

长按二维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