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俊松:工业4.0驱动下的制造业数字化转型

新浪财经 2016-10-13 09:44:33

第二届“中国制造2025与工业4.0全球年会”于2016年9月24-25日在北京举行。SAP大中华区副总裁彭俊松出席并演讲。

y5.jpg

以下为演讲实录:

彭俊松:那今天我要讲的题目是工业4.0驱动下的制造企业转型。

SAP,第一件事情是行业的发展战略,第二件事情是行业的一些重点的解决方案的支持,第三帮助企业实施两年之后的收到的一个价值。SAP,作为传统世界五百强企业,我们绝大部分企业在使用SAP的系统,但实际上来讲,随着工业4.0浪潮在德国的形式,德国的软件公司已经感受到了这样的一场大的数字化变革给我们带来的冲击,所以我们自己也在不断的在思考,不断对我们产品进行转型,对我们产品进行收购升级和变化。

首先给大家看一下我们对于行业的理解。这一轮以工业4.0为代表的数字化变革,对很多行业都有非常大的冲击,从全球市场来看,我们把这分成三个不同的阵营,包括大风、暴风和飓风。对于中国企业来看,结合SAP在中国市场这段时间的观察,我们发现不同行业对数字化变革的冲击还是不同的。

一般来看,汽车之所以有非常强数字化转型趋势,是因为汽车本身这个产品发生变化,大家都在谈变动,都在谈自动驾驶,它是朝着智能产品的方向。装备制造行业,更多的是在谈我们生产的这种加工生产的这种过程,我们的这种生产的管理,都在谈这种智能的工厂,那么对于高科技行业的话,同样也是做制造行业,谈一些新的一些商务的模式,再谈一些个性化的定制等等。那么消费品和零售行业,因为天生都是一个B2C的行业,与我们客户的驱动带来很大转型要求,所以这里面不同行业要求我们感受到的这种数字化的冲击的化是不同的。

但实际上来讲按照工业4.0这样的一个预期目标,我们把工业看成聚焦在制造过程里面的数字化来讲,它预计每年可以帮助德国企业带到6%-8&的成长速度,这是一个漫长的成长过程,但是如果说我们把工业4.0一起相关的数字化,应用到整个的架构里面去,整个产品离开了工厂我们还是通过互联网来跟原来产能进行互联的话,其实可以迸发出很多新的商业模式,这种新的商业模式,就能给我们带来,可能带来30%,40%生产率的一个提升。

所以从这张图上来看,很难讲中国的企业是不是在20年之后,是不是一定能够赶上德国,大家在跑道上面去竞争这样的一个过程,前段时间,大家如果去看报道会发现现在德国的一些制造企业,最典型的像,阿迪达斯,来自于国外产业的转移,最早转移产业就是我们劳动力密集型,尤其是我们的斜坡行业,阿迪达斯鞋子定制化的工厂,可以把它的产品的准备周期从以前位于中国亚洲运到德国市场需要两周的时间。

这样的一种竞争,这样的实现的话我们中国的这些劳动密集型的产品,即便是用机器人(23.640, 0.05, 0.21%)即便是拼机器人的成本,运回的成本,你也拼不过他,对中国企业来讲是一个很大的挑战。SAP工业4.0也好我们数字化的技术也好,那么对于我们这些企业来讲,能够带来的好处。

我们把它分成三个种类,对商业模式的重塑重新的思考重新的建立,对业务流程的改进,重新塑造,对于我们的工作方式的重塑。其实今天上午很注意看到我们的一个德国专家介绍,比较多的在谈人,谈知识,去谈这个我们资金的关心,其实也就是说在国外非常强调人和设备的互动,我们喜欢谈业务模式,我们希望业务模式,SAP总结了不同的这种在我们的数字化转型这个阶段里面,我们所发现的这种新的一些业务模式,我们新的一些或者需要改进的一些业务流程,以及我们的一些可以用来重塑我们生产。

我们可以做到很多的调研对比。刚才明匠的陈总谈到这样一种产业基金方式的话,其实类似于我们,产出模型,你使用了我的设备,使用我劳动力的提升的幅度,我来跟你进行这样的一个收费,这种模型很早以前就有大家知道第一次工业革命瓦特,大家不知道发明了蒸汽机瓦特在做什么。

瓦特自己成立一家公司,他就跟客户谈,如果你按我来维护蒸汽机,在同样需要达到的功率、使用时间,我能够把你的煤耗降下来,降低多少我跟你对半来分,那个年代你没有一个数字化的技术,那这件事情,它只能依靠我们现场工程师,有数字化的技术之后,我们完全可以。这里谈到的一些模式、工作方式,都是我们通过数字化系统给大家带来的机会。

再举一个例子,这个月刚刚在温州,我们跟当地的企业联合去发布的一个新的一个项目,可能很多人都知道,红领,但实际上对比红领,大家可以具体去看资料,这还是不同的。应该讲传统的这种西服的定制,工艺来讲,中国西服制造工艺水平,从裁缝个人的能力来看,最强的时间点是在民国结束的时间点。

那时候一个高级的裁缝,他每天根据你量出来的尺寸,每天可以做出三套西服,到了今天,我们没有办法去抓到这么多,可以去做这么好的,这么快的老师傅,那我们必须要训练一批我们产业工人,你可能只能缝这一块,你只能去做某一个步骤,我要把你们组合起来,我通过我的这种信息技术也好,通过我的工作方式改变也好,以前是按诚意指导方式,现在按照定制化的,可以做到,一个工厂的工人,他们的产能,还是做定制化的西服,可以做到人均2.5件,基本上已经达到用一批这种中等的工人,就能够做到明国结束时候高级裁缝的水平。

如果把质量控制的更好,这就是今天我们在谈到去改变它的一种生产方式,从原来这种大批量的生产,变成个性化的定制,这也是3.0到4.0。刚才谈的业务流程,首先要把它产品西装要进行数字化,从它的测量,到它的剪裁,到通过这样一个数据化的方式去驱动一开始,整个过程都是用数字化进行传递,此外的话生产流程要做到从一个流程,在这里要通过SAP对每件产品进行追踪,这里面从最终解决方案的角度来看,这个里面的话,一个特点第一是打通了从我们客户的。

从我们客户的需求,一直到最后的一个交付多渠道的,我们现在谈的比较多渠道的,这是第一点,第二点来讲的话,那么通过这几年谈到的从它ICP,去做单个流的最终管理,做仓储,做单件的库存管理,整个从你的设计订单追踪最后的交付,物流一口气打通,然后回到这里去,这里面无论谈你的电商也好数据也好,这里面都是一些海量的数据。那么这些数据的话都统一的放在ICP实施了内存的数字平台里面去。这个尝试体现刚才这样一种产品和服务数字化的一个模式转变,以及我们流程,做哪种变革都是在这个筐子里面得到参考。

对SAP软件公司来讲,我们所采取的这种策略和西门子梁总谈的有所不同,SAP是全球最大的商业公司,对于我们来讲,我们不做硬件,但对于工业4.0这样一个体制来讲,必然要谈到这种,必然要涉及到对于我们底层设备的这种链接,那么此外的话,我们要去做这种水平的体现,做产品全生命周期,研发到物流到制造到销售到使用整个过程,SAP试图在这样一个设备层之上,我们一定要解决跟我们设备链接的问题,这是有赖于我们西门子也好,明匠也好,这里面SAP也有我们一个设备的管理器,符合这种工业标准的数据进行采集。

在这之上,SAP我们是搭两个平台,其实这两个平白是从两个不同角度来看,从软件来讲是一个大的平台,数字化的业务平台,这里面有大量的数要进行分析,要进行处理首先它是一个数字化的平台,第二是一个应用的一个平台。我们采集到这些数据要去做什么,我们不仅事后进行质量的分析,这是能耗,这是其中的一方面,作为一家企业来讲是要驱动你的业务流程,你的数据产业,意味着你驱动流程也要更快,不然采集这些数据做什么,更重要体现我们采集的这些数据,也就是我们谈的比较多,OT,我们运营的这些数据,和我们传统IT之间,只有这两个融合在一起,我们今天上午谈到的观点,把OT的数据,这才是真正的一个智能,我们今天去谈。在这里SAP通过这样定位来区分我们在市场上和其他的一个区别,这是在工业4.0我们的一个定位。

首先从平台的角度从应用型角度来讲,我们基于哈纳SAP的云平台,和我们设备去互联,右边要和我们企业,我们使用大量的应用系统进行链接。然后底部的话是我们SOP HANA应用软件,所以接下来我给大家具体的去抛析一下这些软件,它可以由三种不同的使用方式,第一种场景SAP自己在HANA,今天在我们很多的这一些企业里面的话,有了云之后,喜欢自己做开发,实际上来讲大量我们今天这些业务逻辑,早已给我们商业所覆盖,我们自己的话,以前很多软件,还是一种独立部分安装的,现在把它逐渐的全部请到上面去。这里面有一个例子,这里面谈的是全套的供应链,从我们的采购学员开始,到我们SAP到我们生产预测,到我们工厂的排序等等包括所有这些功能的话,我们全部把它放到云端,这是第一个,这个平台可以,SAP自己去做应用。

第二个应用场景,会有一些合作伙伴,它会结合自己所在行业的一些他自己的云端的应用,借助SAP这个云平台去销售自己的应用,那这里面的话举一个例子,这个是我们和一家做高科技的一家公司,一起合作的一个应用,这里面一个场景是讲,那么我们很多的这种尤其是电子产品有很多的工艺参数需要不断调整,那么在这里SAP跟这家焊接技术厂家,把工厂数据进行采集,放在平台上,以及这些数据跟我们产品对应关系,通过这种大数据的分析,找出最佳批量生产,这就是我们的合作伙伴可以把它的应用,把它的一些想法进行开发。

那么第三种应用场景的话,今天上午最后一场西门子的梁总也谈到了,他们也就是作为像西门子这样硬件的厂商,现在作为硬件厂商,希望我来做一个设备的云,我把我所有数据和设备采集到云端,来进行我设备争执的一些数据处理服务,做一些能耗的分析,做一些预测等等。那在这个里面的话我们就用SAP的HANA然后把这个平台去承载西门子,所以这个有不同做法,你可以有自己的一些企业,我们直接支持工业产品的公司他们一些应用,所以这里面有三种不同的应用,这是我们刚才谈到的,从这种数字化的平台,云端来看。

从我们应用系统来看,SAP有几万人研发团队不停在开发,这里面刚才谈到我们的应用,覆盖了整个价值链,从我们的研发,在这里面的话,SAP真正是把我们的这种价值链从研发一直覆盖到你最终的一个使用,大家可能觉得是不是说我们一谈数字化就是生产制造不是,其实大量的数据其实是在使用过程当中,消耗过程当中,维护当中产生的,SAP,我们在每一端里面都有相对的工业4.0技术,在研发我怎么样去解决这种在大规模定制化产品结构数据。这里面不仅仅是说我的产品设计,我这时候产品数据结构要考虑到我销售的配制,要考虑到我生产制造的过程,要考虑到我售后服务及这里面怎么去搭一个真正覆盖整个生命周期适用于大规模定制也好,第二块的话,在定制环境下,这里面怎么去做,然后我在这种工业4.0,我们看到很多纪录片,一台机器人,如果是你有十个工厂,你怎么解决十个工厂之间的工业管理的协调。

我们在做项目的时候,从工厂群的角度,分析工厂,我们互联物流我们互联的营销,把这些客户的信息提前给到我的工厂端供应商端,未来的工业4.0是要做预测,对预测更高,以及我们售后服务当中,对产品维修数据分析,这是我们从SUV提供了方案,那么目前来看的话,制造型企业来讲,我们认为目前工业4.0介绍重点。现在大家谈的很多,一上工业4.0就是SES,似乎是在这个点。

我们把整个过程进行一个抛析订单的获取过程,不是从下单开始,往前追踪到我们对客户线索的管理,商品的管理订单之间的这种沟通过程,然后的话从订单开始,我们的东工厂的分校,对整个分销率的管理,然后接下来也拉动我们从客户端物流端供应链端,所以这样的话,我们要是能够把我们视角提升去看,我们会得出今天我们要做这样一种,尤其对我们大型企业来讲,要打造如果只谈数字化工厂的概念,可能有点早。

我们叫一个智慧的供应链,那在这里的话,怎么样对这里面从我的客户到我们的设计,到我们供应链到技术到排查,数字化的平台,这里面去利用各种各样的物联网的技术,汽车,以及我们这里面这种大数据的这种监控以及我们对供应链的完整性,这里面是我们认为在当前阶段我们去看一个单工厂之外,我们应该去看大的智慧供应链,这是我们今天SAP在中国实施了过程当中去考虑。这里面再举个例子可能很多人想,其实我们今天我们IT距离像那种自动化,真的把自动化做到位了。我这里面举个例子,这张图是戴姆勒工业4.0,以戴姆勒为例,我要求实施了把整个全球工厂,把它展开的话,如果现在目前的技术来讲,需要24小时才能把这些把它全部展开一次,24个小时,你任何一个企业,24小时想一次,所以这里面的话,用SAPHANA缩短半个小时,只有当我们后台这其实是个传统。

但是MRP技术,上去就要有一个很大的极大的挑战,我们可想而知,我们后面要做很多事情,都会有非常多的挑战的事情,所以这是我们谈到我们怎么样从全球的角度,看一下我们的它的一个思考。在这里去呼应一下今天上午我们德国专家谈到的,在这里面得到一个反应,我们做工业4.0目的是什么?我觉得这个目的的话,无疑是要把我工厂的产能,要和我们客户的这种灵活的需求,要在不断提高的水平上进行一个匹配,那这种匹配不是一夜之间完成的,你自动化完成,我们这里面分了几个阶段,今天我们其实在数字化这个阶段,因为我们是要解决我们的这种生产现场的数据采集,实行我们的智能化,两方整合,这才是我们智能化,最后一个阶段,真正实现我们的一个柔性化,将我们这种产能,和我们这种客户动态的需求再一个更快、成本更低的一个水平上。从不同的维度来看,我们今天还是出于我们工业工业4.0的阶段。

这张图这样一个符号是我们SAP我们在工业面对工业4.0挑战时候,我们对SAP价值最精炼的一个概括,传统话来讲,我们企业对于商业是比较熟悉的,我们财务的数据,我们质检的一些单据。我们及其设备我们的一些物联网,如何将这两个数据通过一个统一的平台去把它整合起来,去让我们的数据真的能够驱动我们的流程,真的能让我们的洞察能够去改变我们的商业模式,去改变我们业务模型去提高我们的生产方式,我们工作方式,那这里面的话,这样整合这是我们SAP,我们今天我们在工业4.0市场里面我们自己设定一个独特的一个定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