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丰的“中年危机”

物流参考 2018-07-02 14:13:35

顺丰,是一个在中国消费者中如雷贯耳的名字。其“快速、安全、可靠”的品牌形象太过耀眼,以至于其它所有快递公司在顺丰面前都显得黯淡无光。

blob.png

更难能可贵的是,在其产品服务一片好评的同时,顺丰的利润在业内也是“木秀于林”。

6月19日,顺丰控股、韵达股份和申通快递3家快递上市公司分别公布上半年业绩预告,均为预喜。其中,顺丰控股预计上半年最高盈利为23.5亿元,超韵达股份和申通快递净利润总和。

6月20日下午,顺丰入围小米基石投资者名单,同样入围的不乏高通、中国移动、中投中财、国开装备、保利、招商局等巨擘。

然而繁花似锦的背后,顺丰的股价却持续走低。深入探究一番之后才发现,原来顺丰庞大的身躯周围,早已群狼环伺。

一、中年危机

顺丰成立于1993年,是中国大陆一家大型民营速递公司,总部位于广东省深圳市。

经过25年的发展,截至2017年12月31日顺丰控股拥有110家直属分公司、5间分拨中心、3万多台营运车辆、200个中转场、近30000个基层营业网点,拥有各类客户服 务仓库合计136个面积近140万㎡,覆盖中国大陆所有31个省级行政区、334个地级市、2,672余个县区级城市、7,800余个乡镇。自营全货机41架,外包全货机16架。

blob.png

顺丰速运创始人王卫

今年2月23日,顺丰速运获国务院及中央军委发出批复文件,同意其以372.6亿元的价格,在湖北鄂州市燕矶镇杜湾村附近兴建“顺丰机场”,成为内地第一个拥有自己机场的快递公司。

然而据国家邮政局数据显示,快递行业市场增速和行业毛利率却已经撞上天花板。

在这片红海之中,韵达、百世等竞争对手“如狼似虎”,2017年分别以45.6%和71.4%的业务量增速,抢占市场份额。

顺丰的表现恰恰相反,2017年业务量同比增长18.3%,低于行业平均增速的22%,市场份额下降0.5个百分点,跌至7.6%。顺丰在业务量上过去只是排在“三通一达”之后,来到2017年,它的排名业已被百世超过。

投资者正在用脚投票,顺丰的股价自2017年一季度摸至最高点73.34元后,一年多以来下滑明显。截至发稿之时,顺丰的股价已经跌到了45.29元,较巅峰时跌去了38.2%,总市值蒸发900多亿元。

blob.png

而且,就净利润率而言,顺丰目前有下降的趋势。2017年顺丰的净利润率为5.21%,2018年一季度的净利润率下滑至4.8%。

此外,顺风引以为豪的直营模式也在受到来自同行的冲击。

韵达上市时募资39亿元,其中27.5亿元投入到转运中心自动化升级项目和供应链智能信息化系统建设项目。目前,韵达的全国枢纽转运中心100%自营,实现对票件分拣、中转、运输等物流核心环节的绝对控制。由此换来的回报是,韵达2017年的顾客满意度排名仅次于顺丰。

二、电商梦

2017年6月1日,顺丰-丰巢与阿里巴巴-菜鸟裹裹因意见不合而数据断交。

当时一位资深业内人士对新京报记者表示,两个物流巨头的角逐背后是电商与快递的关系没有捋顺。

“快递行业感到了危机。”该人士称,尽管物品在快递手上,菜鸟则控制了信息流的源头。如今,用户数据的重要性和背后的商业价值日益凸显。”

“我国目前还是电商选快递的状态,未来应该朝着消费者选快递的状态前进,主动权交给消费者。”他说。

虽然后来经国家邮政局出面协调,双方同意于同年6月3日12时起全面恢复数据传输,但这件事情背后反映出的问题却没有得到根本解决。

王卫显然不想让顺丰受钳制于电商平台,他对顺丰的期待也并不只是一家快递公司。从各个层面上来说,王卫对顺丰的期待是,成为一家跟美国UPS或联邦快递一样巨头级的综合物流运营商,其实力足以抗衡电商。

自2012年开始,先是“顺丰优选”,之后是“嘿客”线下店,王卫对于自建电商充满兴趣。然而两者均已失败告终,顺丰借壳上市后,财报披露O2O试验让其亏损16亿元,原因是“2014年开始集中铺设线下门店”。

blob.png

王卫以为掌握物流这个核心竞争力,就可以反哺电商分一杯羹,但事实证明缺乏主流销售渠道,也不拥有支付工具,在电商这个赛道上,很难支撑起自己的电商梦。

经过这么多年的布局经营,在顺丰国内的官网,仅“顺丰优选”硕果仅存。

blob.png

三、开疆拓土

既然电商不行,顺丰只能再选别的法子,王卫选中了零担快运市场。

零担货物,是指一张货物运单(一批)托运的货物重量或容积不够装一车的货物(即不够整车运输条件)。

这是一个比快递更大的蛋糕。

官方数据显示,整个物流产业占据中国GDP的17%,如果GDP按照2017年年83万亿计算,这是14万亿元的市场规模。

其中快递专家赵小敏对腾讯《棱镜》分析,顺丰所处的快递这一To C的消费领域,只是综合物流当中,最末端的一个环节,市场规模仅5千亿元。

而零担快运的市场规模有1.1万亿元,两倍于快递行业。在增速乏力的情况下,顺丰面对这块诱人的蛋糕,很难不垂涎三尺。

2018年年初,外界有爆料称,顺丰将投资17亿元,收购新邦71%的股份,成立一家新的快运公司顺心。

运联研究院发布的2018年《中国零担快运30强排行榜》显示,排名第一的德邦2017年快运业务实现收入130亿元,约等于排名后三位的安能、顺丰和百世的营业收入之和,排名第18位的新邦仅录得9.2亿元。

blob.png

面对竞争的压力,顺丰终于放下了直营的架子。

顺心加盟中心总经理谢光明对外宣布,计划用时两年,新建分拨中心120个、新开通省际直达线路1058个,到2020年实现12000家网点规模,使服务网络纵深覆盖全国。

“这种野心需要百亿级的支持,顺丰至少要拿出30多亿元。”一位接近顺丰的人士告诉腾讯《棱镜》,相对顺丰耗资百亿元再造一张快运网,投资顺心是经济的,而加盟制,无疑是在快运市场“攻城略地”的最快方式。

按照顺心两年通达全国的目标,还需要货量支持,而且必然要通过价格换市场,那么顺心就将在低价运力市场与安能、百世竞争,后者都是通过加盟制在快运市场快速抢占市场份额。

然而加盟制以及低价服务,绝非完美,必然会对顺丰造成潜在的品牌伤害。

四、跨界对手

除了通达系,还有一些跨界的对手存在。比如京东,其物流仓配一体化模式别具一格。

2018年5月8日,京东创始人刘强东解读一季度报时表示,“目前我们可以毫不客气地说,京东物流在全国范围内还没有一个真正意义上的物流竞争对手。其它的要不就是快递公司,要不就是仓储公司,要不就是快运公司,只能提供物流服务中的一个类别。相比之下,京东物流覆盖整个物流环节,无论是大件物流、还是中小件物流,从冷藏冷链物流到短距配送O2O物流,从跨境物流到快递,而且覆盖能力遍及全国。”

2017年4月,京东物流正式独立运作,对外开放运力。彼时,刘强东的说法是,除了邮局体系,民营物流只能是2+1结构—京东和顺丰会成为两大物流巨头。一年时间过去,刘强东之所以不再将顺丰看做对手,正源于京东物流的仓配一体化模式。

blob.png

此外,富士康也是顺丰的强有力对手。

少为人知的是,富士康旗下供应链管理平台“准时达”早已独立运作。这是一家可以做到管理数百种配件供应链,并完成上亿部手机在途运输时的成本控制。准时达前后探索用时18年,现在已经对外部企业提供陆运、海运、空运、铁运、仓储等一系列纵跨全球400多个城市的物流服务。

blob.png

就像顺丰创始人王卫所说,“顺丰最大的竞争对手肯定不是来自同行,而是跨界企业。”

王卫能否带领顺丰渡过逆境,值得期待。


image.png

长按二维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