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按二维码关注我们

光速中国韩彦:新零售背后是供应链、物流和数据

吴晓宇 界面新闻 2017-12-13 08:38:47

image.png

来源 | 界面新闻

导语

“我今天到这个店去买红烧肉盒饭,买了几次。第五次买的时候,一扫码蹦出来一只猩猩说,韩先生欢迎光临,经常吃我们的红烧肉,今天给你免单。”

这是光速中国创始合伙人韩彦所设想的新零售的应用场景之一,线上线下打通,可以更精准地追踪到用户需求,线下也可以提供个性化商品。

为什么蹦出来的是一只大猩猩,自然是因为光速中国在新零售上的重要布局之一,猩便利。韩彦很早已经在跟猩便利团队沟通,深度参与了猩便利从想法到现在的蜂窝形态的孵化过程。

同时,光速中国在新零售领域的投资布局不只是猩便利,而早就开始布局整个产业链。

除了零售,韩彦认为,餐饮也会在新零售的概念下升级,饿了么已经将外卖需求的服务响应做到了30分钟内,新零售系统下会是10到15分钟。

他认为新零售会搭建起新的零售架构,正如阿里已经在线上构建起来的淘宝天猫。因此,这是一个平台级机会,今年是新零售的元年,是新零售领域淘宝天猫的第一年。

从猩便利开始谈起

界面创业:你们是如何决定投猩便利的呢?

韩彦:猩便利创始人之一兼CEO吕广渝,我们认识很长时间了,我们四五年前就认识了。这个公司是我们去年就开始交流,它的切入口是新型便利店,酝酿了将近半年。首先露出的是办公室货架,但它的另一部是便利店。

界面创业:不过它最开始是以办公室货架切入的?

韩彦:其实不是以这个点切入的,只是你们看到的是这个点切入的。酝酿更久的其实是便利店。而且我们想做成什么呢?我们以后猩便利有一个中心店,旁边有卫星店,还有无人售货柜,无人售货架,是几个层次,就像一个“蜂窝”一样的结构。

界面创业:我之前还在观察,为什么有这儿多形态,他们在辐射度和SKU上定位不一样,哪种会是最有效率的。这个蜂窝结构很有趣,各级形态都有,它最提升效率的地方是物流?

韩彦:物流仓储。自建物流仓储,单个做架子是不合算的。我们是一个蜂窝状,一个猩便利覆盖周边3公里,它又是仓、又是配送、又是服务,密度很集中。

界面创业:它是一个多层次的,越接近办公室,可能那个节点越小。

韩彦:越轻,品类越适合个办公室。

界面创业:越接近于办公室,密度越高,就越没有办法做很高成本,所以货架成本不能很高?

韩彦:架子成本高是个误区,是个坑。现在有几个竞争对手都是做这种很贵的架子。没有必要其实。我们做得其实是半熟人或熟人的场景,办公室,大家都认识,它的物损率还是可控的。

界面创业:如果到一个陌生人多的地方?

韩彦:那时候就放无人售货柜了。

界面创业:越接近办公室可能就是防盗越简单,其他场景可能还是需要一些技术手段来监控的。所以可以在不同的场所采取不同的形态。

那你们的无人售货柜会选什么技术?物联网还是别的什么?

韩彦:现在这些技术全部是不成熟的。我们的无人售货柜就用最简单的,友宝已经验证了的。里面可以卖糖炒栗子,可以卖冰淇淋,可以卖盒饭,可以卖咖啡,可以卖橙汁,都可以。

界面创业:说到友宝,其实这种也出现很久了,为什么这个模式带来的效率提升会发生在现在呢?

韩彦:因为移动支付真正的成熟是在现在,友宝当时都是塞硬币的,卖的主要是水。

而且不同的是,猩便利的数据是打通的,会很有意思的,可以玩各种东西,很多年轻人喜欢玩的都可以玩起来。比如说你拿起一个东西,扫了一个码,可能跳出来一只猩猩,说今天我请你吃。这个办公室的人都买早点,就会推一个新款面包,免费试吃。这个公司女生比较多,可以免费试用宝洁的新款洗发水。

界面创业:会是一个新的新品发布渠道。从线上线下,抓住某一群人,可以积累用户,可以做更多的事。

韩彦:它是个新的渠道,品牌新的触点。

界面创业:这样的触点可以不限于办公室?

韩彦:不一定是办公室,也可能是医院,也可能是学校,还有交通轨道的一些地方。小区未来也会有,现在还是以商业环境为主,居住环境为辅,慢慢它会覆盖进去。

猩便利解决的是最后500米的零售服务,高触点密度,高供应链效率。当你需要有一个可以坐坐的,可以交流交流、买买咖啡、买买奶茶的,可能是在300米外的猩便利的中心店。

年轻人现在出行都喜欢踩自行车,摩拜、ofo。我们想以后年轻人、白领聚集交流的地方,就在猩便利。

你会发现猩便利是非常年轻化、非常潮的便利店,无论是从里面的商品还是体验。商品变化很快,更加年轻化、更加时尚,市场上比较新的东西,比如现在网红的奶茶,甚至化妆品,都会在里面看到。买卖、付钱的流程体验也是不一样的。

它的形象是一个非常卡哇伊的猩猩,是类似于集装箱一样的设计。

关于新零售

什么是新零售?创投圈的这个概念是怎么起来的?新零售最提升效率的地方是什么?韩彦分享了他的观察。

韩彦认为,马云提出新零售概念、亚马逊提出Amazon Go,这是新零售两个标志性的事件。新零售的核心在于新技术带来的零售效率和服务体验的提升,背后支撑它的是系统的供应链,物流,线上线下打通的数据系统。

线上电商具有长尾效应的优势,可以满足小众需求,这些商品原本在线下很难上架。但数据打通可以一定程度上帮助线下克服这一劣势,因此线下可以根据数据更精准地满足个性化需求,包括消费升级下对品质商品的需求。进一步,自建供应链可以将这种个性化需求反馈到生产,进一步精确地满足个性化需求,通过效率提升提供更高品质的商品。

界面创业:根据你的观察,这波新零售的概念风口是怎么起来的?

韩彦:去年两件事情:马云提出新零售概念、亚马逊提出Amazon Go,这是新零售两个标志性的事件。

阿里巴巴从杭州开始到到上海再到北京开了盒马先生,盒马先生线下和线上订单的量几乎是一样的。Amazon Go的传感器可以跟踪每一个人。

新零售很早已经在孕育了,只是大家慢慢感觉到它的开始。

第一,今年第一季度、第二季度大家听到非常多的无人售货柜,其实也是通过更成熟、更优秀的柜子,但是最大的不同是它有的移动支付,上半年最早出现的是咖啡机、果汁机、盒饭机、图书机、打印机,这是第一波。

第二波就是无人的便利店,其实就是一个集装箱里面放点东西。

第三波是办公室货架。

其实第四波才是真正的在更高维度上的一个东西,它是集合各方面的一个蜂窝状的东西。比较代表性的就是猩便利,还有一个就是庄辰超的便利蜂。

这是中国新零售今年的四个脉络。

界面创业:概括一下来说,你认为新零售的核心是关于什么的呢?

韩彦:新零售的范畴非常广。我觉得要看是不是应用技术提升了零售效率和体验,技术发展包括移动支付的普及,AI技术、数据连通技术等等,如果这些技术提升了零售效率和服务体验,就是新零售。新零售是将新技术应用于零售,提升零售服务体验和效率。

背后支撑它的是系统的供应链,系统的物流,还有线上线下的数据打通。供应链能确保商品品质,物流提升服务体验,数据打通可以确保商品更精准、更个性化。

有没有供应链,你有没有一套新型的CRM和ERP的把数据打通,有没有蜂窝状的系统,能够把密度达到足够多,对一个人有360度的了解,知道他在什么位置,在哪个时间点买了哪个东西。

以前为什么做不到呢?从前便利店的管理效率比较落后,到便利店去买份盒饭20块钱,大部分的成本都在非物料成本上,这份盒饭里面的物料成本可能只允许4块钱。

界面创业:效率提高了,肯定能提高它的利润空间。另一方面,可能也是开始满足个性化消费需求,尤其是消费升级需求。

韩彦:线上线下的数据运营,使得的很多原来在线上才能体验到的东西,在线下也可以体验。

猩便利可以放一个喜茶的奶茶,他们放不了。我们可以放个蓝颜色的可乐放在那边,他们都没有这种货。

界面创业:线上线下打通,可以更精准地接触到用户,追踪到需求,所以敢在品类上创新。传统零售不敢这样做,原因在于无法精确定位人群。

韩彦:他定位不到这么细的颗粒度。我们可以定位到任何一个人他在办公室、医院、学校、交通的哪个位置,在哪个时间点买了哪个商品。

比如上海静安区的人喜欢吃原麦山丘这个品类的面包,或者是识别到这个店的旁边有很多湖南人,因为这里面卖的辣鸭脖最多。甚至它可以把电商的数据和他的数据打通,知道原来这里居住人大多都在京东上买了这个东西,我可以在线下给他配这个东西。

界面创业:但是我们还是很疑惑,包括猩便利,以及你们很多投资人都在强调零售供应链能力,但这真的有那么重要?更重要的难道不是抢占有限的点位,网络密度决定了运营效率,而零售能力造成的差别反而会很小吧,依靠现有的零售供应链不行吗?

韩彦:在拓展上,猩便利也拥有强大的拓展能力,几个GM都是新美大当年打千团大战的将军。所以数据也是最好的,拉得很开,我们执行力很强。两三个月就十几个城市,因此上万个架子了。

界面创业:你们有测算过效率提升定量的数据吗?

韩彦:中国现在平均一个便利店日销售额是1000块钱。在一线城市里面做的最好的是1万块钱。互联网的便利店可以做到5—10万。猩便利想做到10—20万。这个就是差别。

这个差别到最后是什么?净利润高。净利润高最后的差别是商品服务更好。因为原来利润太低了,而且中国50%以上的便利店都是亏本的,包括罗森。所以为什么罗森华人里面最高级别的高管晓村,加入猩便利,是猩便利的联合创始人,因为罗森做了这么多年都是亏本,但猩便利能让它有利润,有利润了以后才能改变,让消费者得到的东西更好,服务更好,让红烧肉能吃得到。

界面创业:20倍?你们是怎么算的?

韩彦:按订单量、客单价、人流量算。盒马你看,把龙虾都可以运营得起来。如果只看线下,到店它已经比一般的同样面积的卖生鲜的要好,一天比如说四五千单。有了线上线下以后,又多了四五千单。

新零售会将零售带向哪里?

韩彦认为,新零售会搭建起新的零售架构,正如阿里已经在线上构建起来的淘宝天猫。而且会是一个开放的生态系统,其他零售商家可以入驻。因此,这是一个平台级机会,今年是新零售的元年,是新零售领域淘宝天猫的第一年。

界面创业:谈一下它的未来的格局,如果真的建立了这样一个网络的话,那其他人可能不太容易再进攻它。

韩彦:你能听出来它确实是在很多环节都非常的核心,供应链、物流系统、线上线下运营。到一定程度的时候,会把这个输出,建立一套中国新型便利店的标准。

以后便利店就应该是这样的,收银就应该是这样的,商品就应该这样的,就像现在天猫,运营就应该是这样的,它其实是在搭一个基础架构。你现在看到的是便利店领域的淘宝的早期。

十年前淘宝天猫在做什么事情?它就建立了一套规则和系统,告诉大家原来零售上线是这么玩的,你付钱通过支付宝会有七天时间等等一系列规则,重新定义之后造就了今天的天猫、淘宝、电子商务。

界面创业:就像天猫成为一个平台以后,很多小商家可以入驻天猫。

韩彦:一样的,这其实是一套基础架构。以后所有的便利店入驻这个系统,我把我的基础架构给你,我的数据打通,那是很吓人的。你在线下所有做的行为是打通的,就像你在天猫上所有的行为是打通的。它会知道你住在哪,你上班在哪,你在网上或者在其他地方买了几个鸭脖,你会发现第二天你旁边最近的便利店进了你买的那个鸭脖。

在我眼里货架都太薄了。光做货架,有点像当年千团大战,大多都要死掉,因为他们的维度是不一样的。

新零售是零售的未来,是很大的平台级机会,今年是新零售的元年,是新零售领域淘宝天猫的第一年。

光速中国投资猩便利背后是它在新零售上的布局

在猩便利还不是现在的样子的时候,韩彦已经在跟猩便利团队沟通,包括猩便利的天使投资人,深度参与了猩便利想法的孵化过程,直至进化成现在的样子。

同时,光速中国在新零售领域的投资布局不只是猩便利,而早就开始布局整个产业链。

界面创业:所以猩便利是光速中国在新零售领域的一个重要布局对吗?之前还有投哪些?

韩彦:是的。我们这个领域其实投了一系列公司的,其实我们布局挺早的,只是看着后来热闹起来。

弘驰智能是在深圳的一家公司,大家能看到他的咖啡机、板栗机、椰子机等各种机器。

汉朔科技,做电子价签的公司。你现在去看河马生鲜,永辉便利店,都是用的这个。

我们投资的两家总部都在上海的新型零售品牌,一个是沙律轻食,另外一个叫汤先生。它们是没有中央厨房的,通过线下点进行辐射。

现在国内最大的智能零售终端供应商商米,可以把线上线下的很多服务都打通。包括接单的,外卖的,CRM的,你买的时候,实时电子发票就过来了。

界面创业:这可能会被你们用在猩便利上。

韩彦:有可能。

界面创业:都是什么时候投的?

韩彦:就在过去一年里面。

界面创业:当时是怎么考虑的?为什么?当时好像风口还没有起来,你们就已经感受到它的潜力了?

韩彦:我们是这样考虑的,电商把线上零售给改变了。我们觉得现在有一个很大的机会,用互联网的玩法,移动的玩法,改变线下,其中很大的就是零售。

我投的这一系列公司,其实是在搭一个基础架构,以后他们就是标准。就像当年淘宝最早的时候搭了一个线上买东西的基础机构一样。我们投的这一系列公司,其实在制定线下新零售的一个标准。

其实前面这么多今年看到新零售的企业,他们在做什么事情?他们一样在打造一个系统,一个平台,最重要的是统一线下的零售。以后开便利店再开超市要用这样的系统,这样规则,完成这样的体验,数据是这样的,服务是这样,甚至商品的毛利也是这样的。

界面创业:你们是如何从最初开始接触到这一点线索,可能最开始没有办法预见到可能出现像猩便利这个样子的东西,是怎么样逐渐拼起来的?这个很会有趣。

韩彦:第一是我们对强的团队还是蛮有把控力的,我们知道哪些人比较强。比如说猩便利的创始人吕广渝,我们是四五年前就认识他了,当时他还是刚从安居客出来,所以跟这个人其实是有很长时间的交流。包括新美大合并以后,他也是新美大的高级顾问。我们也跟他保持长期的交流,所以大家一起来谈什么事情是值得去变革,就开始想。

界面创业:你们在一起碰的这一群人里面都有谁?我知道有两个很有趣的天使投资人,美团的两个高管,他们也都参与了。

韩彦:A轮我们领投,有4个人跟投。这4个人有点评的创始人张涛,点评的CFO叶树蕻,还有新美大的两个创始人,王兴和王慧文,这个过程中我们一直在碰。

界面创业:最后怎么样?是不是你们也像我们现在那样看到的,各种形态,各种想法,到底该辐射多大,SKU多大,需要如何接近人流?最后是怎么想出蜂巢这个系统的?

韩彦:当中可能会有些变化,不变的是我们的便利店一直在往前走。比如,我们本来想过直接做无人售货柜,放在办公室面,后来我们觉得架子更有杀伤力。有很多新的想法进来,包括架子、包括柜子,包括RFID的技术,就揉在整个系统里,就揉出一个蜂窝。我们是跟他们一起碰撞想法,这个想法是有成长过程的,几乎是我们孵化出来的。

我们有互联网的人,有当年百团大战打仗的人,新美大领军的人,有日本的鲜食专家,罗森中国的CEO。

界面创业:有原本做零售行当的人,有互联网的,猩便利天使轮就达到了1亿。

韩彦:所以资本要求很高,后续还会更高,行业最后留不下几家。我们对便利蜂还是尊重的,我猜庄辰超唯一的竞争对手就是我们。所以我觉得那些做架子的可以跟我们合作一下,就不用自己做了。

界面创业:你们会计划合并几家吗?

韩彦:会的,我们可能再过没多久就开始把他们全都吃了。

新零售还将改变餐饮外卖

韩彦认为,餐饮也会在新零售的概念下升级,更加个性化,以及线上线下打通。

新零售未来可能会将餐饮外卖整合到自己的物流系统中,以及更多线下消费场景,成为新的消费入口。零售本身的市场容量就已经很大了,如果跟其他业态和场景再发生连接的话,这是其更大的想象力所在。

这恐怕是饿了么也在探索做新零售的原因,要么被颠覆,要么抓住新的机会。

界面创业:新零售在技术和模式上的创新,可能在正在改变现在的零售,目前的零售体系可能正在跟它发生结合。你觉得这些结合点,除了现在的便利店,在其他的业态或者领域还有哪些结合点?

韩彦:我觉得新零售的结合点应该挺多的。我举个简单的例子,我们投入了沙律轻食和汤先生,就发现餐饮已经跟以前不一样。你会发现现在餐饮品牌越来越细分和五花八门,还有很多年轻化的商品。第二,现在餐饮开始线上线下打通。而且体验都和原来不一样了。比如,如果你买过我们的汤先生,你会发现里面有很多互联网上的影子。

界面创业:我现在会经常叫外卖,但是常常不知道吃什么。

韩彦:外卖以后要被升级,有了新零售以后外卖都会被颠覆。以后比如说俏江南的东西会在猩便利里面看到。

界面创业:所以说像餐饮中的外卖,也算是线下的店跟线上的店在做结合,而如果他们的物流系统重合的话,便利店好像会变成一个新的零售平台。

韩彦:会是新的零售入口,因为它离你最近,是最后300米的解决方案。

比如说我今天的中饭,可能11点钟你下班以后,他12点钟就送到你的办公室的楼下,一分钟内就可以拿到了。原来饿了么是30分钟里面拿到所有的外卖。

买盒饭一件事情,本来我们是打电话买的,四五年前,饿了么出现了,就做一件简单的事情,把所有的盒饭在30分钟送到你的身边,现在市场有多大呢?一天有四五千万订单。

一个升级的便利店把所有的商品在10到15分钟,把网红商品、黏性化商品、数据打通的商品送到你面前会有多大的力量呢?这就是新零售的爆发力。

共享只是一个方式,不是一个趋势

顺带,韩彦表示不太看好健身仓的模式,认为它没有在解决核心问题。

而且他认为,共享只是一个方式,而不是一个趋势,不是用户更有共享精神了,而是因为本来就有需求,现在新技术帮助实现了这些需求。重要的不只是应用了技术,而是有没有解决需求痛点,有没有提升了商品或服务等效率。

界面创业:移动互联网带来的机会,还有很多像自动橙汁机,还有像健身仓之类。

韩彦:一个房间健身,我觉得有点扯。

界面创业:为什么?你是更看好售卖商品类的?

韩彦:就像我刚才说的,要改变,核心是商品、服务和效率的提升。充电宝还是有些空间的,因为在某些场合真是要用。健身只需要两个地方,一个离家近、一个离办公室近。健身我还是希望空气好一点,空间大一点,有点社交的。一个小房间,一平方米,我在里面跑,干嘛呢。

界面创业:它也是用了移动互联网或者无人化一些技术,但它提升的空间很小,甚至还不如原来的。

韩彦:核心打错了,它的核心是扫码进房间。但健身的核心不在扫码进房间,在于氛围是不是很好,操课老师是不是很好,是不是离家方便。我付了3000块钱,一年会去满比如说30次,这是核心,而不是说我这个门是用手机开的。

界面创业:你觉得像这波的趋势,共享、无人化之类这些风口趋势,你是觉得也是由移动支付带起来的吗?

韩彦:我不太喜欢讲共享,共享我觉得不是一个趋势,共享只是一个手段,只是一个途径,我通过共享服务更方便了,充电宝我想充的时候就充上了。这是一个途径手段,而不是一个趋势。

界面创业:不是因为共享的趋势而发生了这些事情。

韩彦:而是说我有这个需求,现在年轻人喜欢随性一点,我不能保证我每一次出门都能带上充电宝的时候,我想用的时候能用上,这个需求促发了共享这件事,使这个能促成。而不是说我为了把我所有东西都共享了,所以就促成了这么多商业。

还在看什么?

投技术,韩彦表示以此为投资逻辑,关注技术带来的行业效率提升,而为行业模式带来颠覆性发展的机会。

界面创业:最近关注的领域除了新零售之外还有哪些?

韩彦:我们在关注用技术改变很多行业效率,甚至工作方式的。比如我们投过一家,是用大数据和人工智能来改变HR工作方式的,叫e成。

前两天我参加活动有人问我旅游什么能投?中国旅游被垄断了。我说就投技术公司,把效率提升了以后,回过去就能颠覆了。

界面创业:效率提升带来价值空间。

韩彦:价值空间就还给消费者,给消费者更好的。无论是HR还是旅游,还是零售,还是教育,还是房地产,都一样。

关于光速中国

最后,韩彦向界面创业介绍了光速中国。光速中国团队从原本位于美国的全球基金Lightspeed Venture Partners独立出来,专注于互联网+、移动互联网和企业服务,2017年5月,宣布完成第一支人民币基金。现在管理着三支美元基金、一支人民币基金。

界面创业:最后说点光速中国的基金管理吧。

韩彦:我给你介绍一下。光速90年代末就开始做VC了。原来是全球基金,从硅谷开始,然后到中国、以色列,当时大家是一家。2006年进入中国,2011年开始中国部分独立了,印度部分独立了。光速在美国是企业服务最强的基金之一,美国今年十几个IPO里面,有三分之一是我们投的早期。Snap我们是天使轮,三千倍的概念。

在中国,旅游有途家,金融有融360、拍拍贷,运满满我们是A轮200万美金投的。

界面创业:你们跟全球其他的光速基金之间会有交流吗?

韩彦:交流非常多。我们投三大领域:互联网+、移动互联网和企业服务。印度向我们学的比较多。美国我们互补非常多,企业服务他们会给我们分享很多经验。移动互联网我们给他们很多的帮助。他们听我们单车、新零售,对这些东西很吃惊。移动支付驱动的这一轮新的商业模式,他们都还没有发生,但是已经诞生在中国。

韩彦:在中国,在全球各地都有布局,而且都做得不错的,机构不多的。光速是其中一家,红杉是一家,经纬是一家。其他都不是,其他的叫全球基金,决策是美国人在一起决策,那就有点慢。我们是各国独立,全球有4个地方布局,独立投项目,独立回报。

界面创业:基金的融资渠道上有资源共享吗?

韩彦:这个会。因为我们都好多年了,美国都已经20多年了,光速中国部分都已经11年了。美元我们都是全球最优秀的一些机构投资者、家族、政府。

界面创业:美元基金已经建立了长期的信任合作,为什么建立人民币基金?

韩彦:我们现在觉得中国的VC、中国的创业市场越来越大,在世界上我是觉得是第一名。而且有个趋势是现在中国的资本市场起来了,无论体量、流动性。包括创业市场,中国的创业者都走向世界了。所以我们配两个币种,他想拿哪个币种就拿哪个币种,比重跟他退出市场有关系,他想在哪上市,我们都能帮他在哪上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