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乘资本熊伟:紧扣产业互联网发展机遇 赚钱只是时间问题

陶辉东 投中网 2017-08-24 08:21:46

熊伟认为,对于VC机构来说,2016年是分界点。此前十年,是草莽英雄的十年,而今后十年将要比拼耐力,是专业化的时代。

任何投资机构都有其投资逻辑,但像千乘资本这样,将投资逻辑置于如此核心地位的机构却并不多。可以说,千乘资本整个是建立在熊伟对产业互联网的系统性思考之上的。千乘的核心团队成员立足于熊伟的基本投资逻辑,在核心的投资策略方面不断演进,他们长期看好产业互联网10年到20年,认为当前人民币基金的优势正开始起步,而这也是产业互联网的机会。

一年前,时任达晨创投合伙人的熊伟,带着对产业互联网两年多的思考成果,单枪匹马创立了千乘资本。熊伟用一个月时间完成了5亿元一期基金的募集,并在一年之内投资了十多个项目,专注于A轮,其中发展快的已经计划今年年末申报IPO。如今,经过现实的检验,熊伟对于自己的思考更加自信,他把自己的投资逻辑称之为一套人工智能算法,这套算法在过去一年显然又经过了大量的训练,从而更加的系统和完整。

blob.png

熊伟

产业互联网不再是空谈

熊伟对产业互联网的思考经历了一个很长的过程。2014年熊伟在达晨负责TMT投资,他面临的任务不单单是在短期内投几个项目,而是要把整个赛道的投资理念、策略梳理一遍,为整个团队在中长期的投资提供指引。当时消费互联网正处于发展高潮,O2O、P2P等概念正炙手可热,但长期的趋势并不明朗。

2015年熊伟带着对互联网的思考,密集去了美国、德国、日本、以色列四个国家考察。这四个国家代表了各个产业的最前沿:美国、以色列突破性的创新能力,德国雄厚的工业实力,日本的电子产业、材料产业和服务业,都是世界之冠。熊伟认为,它们的今天就是中国的明天,这个逻辑到现在依然成立。

正是这次考察让熊伟认识到了产业互联网这个概念。把今天的中国和这些世界先进国家相对照,可以看到中国的消费互联网实际上已经毫不逊色,甚至在部分领域已经处于领先地位。那么双方的差距在哪呢?答案是传统产业。

熊伟表示:“它们的上升空间是从90分到100分,而我们现在连60分都还达不到。”如果说中国要在十年后赶上美国的水平,那么需要补上的短板恰恰是传统产业。熊伟看到,硅谷的VC同行们天天在绞尽脑汁投创新,但机会却很少,因为要从90分到100分是很困难的。而中国不一样,从60分到90分的空间要远远超过从90分到100分,从这个意义上说,传统产业是这一代中国投资机构的历史性机遇。

再将视线转回国内,熊伟进一步仔细考量了中国目前具备的各项条件。毕竟传统产业转型升级作为一个口号已经被喊了很多年,而成果却并不明显。而投资不光要看方向,还要确定时机。熊伟总结出了三个方面的理由。

第一,动力基础。现在制造业现在日子不好过,降本、提效成为制造业最大的压力,这是以前没有过的。

第二,理念基础。任何的变革都要以一场观念革命作为铺垫。过去传统行业的老板有很强的思维定式,但“互联网思维”之风,以一种极端的方式改造了他们的头脑,尽管这之中也曾让很多人掉坑里。

第三,技术基础,也就是物质基础,具体而言,就是以大数据、云计算、物联网、人工智能为代表的新技术逐渐走向行业应用。

熊伟认为,动力有了,思想观念转变了,技术、物质基础解决了,传统产业升级的可能性也就浮现出来了。以前谈传统产业升级其实是空谈,但是到了2016年它不再是空谈。

从基础设施做起

从技术演进的维度,熊伟把中国互联网过去二十年的发展划分为前后两个阶段。1996年到2006年是PC互联网的时代,2006年到2016年是移动互联网的时代,刚好两个十年。第二个十年又可以细分为两个五年,2010年是关键节点,这一年智能手机的渗透了突破了50%的关口,这之后消费互联网进入爆发期。也就是说,从消费互联网的爆发到风口关闭,实际上只有五年时间。

在消费互联网的发展过程中存在一个很普遍的问题,就是在基础设施的问题尚未解决的情况下,大家一拥而上开发出了许多2C的商业模式,最后都成了无源之水,闹得一地鸡毛。

这其中有两个概念是熊伟一直认为非常可惜的,它们是O2O和P2P。O2O是有希望深刻改造传统行业的,但首先要解决供应链的问题,解决基础设施问题,但所有人都直接从2C切入,最后变成了伪需求,为了O2O而O2O。P2P的情况也类似,实际上中国的金融效率并不高,高利率又不安全的民间借贷大行其道,P2P本应该是一个很好的机会,但最后却演变成了千家平台跑路的局面。其原因,同样是在数据颗粒化、风控体系基础设施上的准备不足。

消费互联网的教训犹在眼前,熊伟提出,现在投产业互联网应该要投产业互联网的基础设施,而不是纯运营型的产业互联网。具体而言,产业互联网的基础设施包括四个方面:智能制造、企业服务、大数据和人工智能。这也是千乘资本当前的主要投资方向,在这些领域,千乘紧扣产业本身的发展阶段,自成立的一年来已经成功投资了诸如端点科技、数策软件、海目星激光科技、迈瑞微电子、酷哇机器人等优秀的企业。对此千乘有一套自己的投资观点及逻辑。

第一,智能制造。智能制造首先应是实现自动化,其次是信息化,最后才达到智能化。应该看到,中国的制造业目前在自动化上还需要大量补课,一步跨到智能化是不现实的。千乘近期投资的项目有多个属于自动化范畴,也带点信息化、智能化的要素。

第二,企业服务。SaaS的概念如今是风口,实际上它并非一个新事物,2003年熊伟创业之时大家就已经对SaaS趋之若鹜,而之后是十几年间都没有发展起来。现阶段,熊伟认为SaaS发展的重点应该是帮助大企业降本提效。至于中小企业的长尾,熊伟认为在未来是个机会,但不是现阶段的机会。

第三,大数据。用一句话概括,现阶段要投的是各个传统行业的数据化。现在传统企业绝大多数顶多完成了IT化,或者说信息化,但距离数据化尚远。理由有两个,一是目前的绝大部分数据都是静态的、历史性数据,而不是实时数据;其次,虽然大公司都用了OA、ERP等系统,但这些数据之间并不关联,更不要说与外部数据关联。也就是说,数据化要完成两个任务,一是实现数据的实时化,二是打破数据孤岛,构建数据的闭环。

第四,人工智能。熊伟并不把人工智能孤立起来看,而是把它放到各类应用场景里,例如客服、安防、金融等等。熊伟认为,现在还很难做出所谓强人工智能,但是弱人工智能是可以做的。基于专家规则开发的算法,在限定场景里可以完成一些决策是可行的。这相对于过去简单的、重复的自动化是很大的进步。在数据条件具备的行业,有人监督的机器学习也有应用的空间。

与数据化结合起来看,人工智能在解决图像、语音等基础数据采集上还有工作要做,而数据化反过来也要为人工智能准备好材料。

探测行业发展现状 由小及大找准行业入口

从基础设施投起,是熊伟看产业互联网的基本思路,但这是起点而不是终点。熊伟很清楚,产业互联网现在是小荷才露尖尖角,下一步的发展才是考验想象力之处。

现阶段千乘聚焦传统行业内技术领先型的公司,不过相对于纯技术型公司,千乘更青睐那些能够推动将技术领先与垂直行业应用有效结合、促进技术创新与商业诉求有效结合的企业。千乘对于基础设施的关注正是来自于他们对于传统行业发展现状的理解:传统行业发展有快有慢,各个行业的阶段不同,数据化的基础不同,因此机会是散点式分布的。而基础设施则像一个探测器,能够精准的定位不同行业的发展现状。

熊伟认为,千乘这两年的投资重点放在基础设施和技术,它们的客户分布在各个行业,顺着这条线,下一步可以从中挖掘优秀的传统产业企业——如果金融发展的快,下一步就投金融,如果客户中很少医疗企业,就说明医疗行业的时机还没到。“我们投的基础设施是广谱的概念,用广谱去打散点是合乎逻辑的。如果一开始就想精准制导,坐标都还不清楚怎么打?”熊伟表示。

熊伟的另一条逻辑是,从一个很小的点切入,可以循序渐进的实现未来的那个宏大目标。以工业4.0来说,熊伟认为无人工厂是个远期目标,但如果现在就去投无人工厂,那就是死路一条:“不做生产线,怎么做得了车间?做不了车间,怎么能做工厂?整合不了制造环节,怎么能整合营销环节,怎么整合供应链环节?”

正如手机是移动互联网的入口,生产线是产业互联网的入口。熊伟认为,对工厂而言,你占领了它的生产线,就等于占领的车间,占领了车间,那么整个工厂,乃至于上下游供应链集成的优先权就全被掌握了。

熊伟非常笃定,2016年是上一个时代的结束,下一个时代的开始。而下一个时代,也就是产业互联网的时代。它不会像上一个时代那样而迅猛而短促,这是一个相当长期的机会。熊伟看到,市场上有很多相当不错的项目,但这些项目仍属稚嫩,距离产业互联网的终极目标还有很大的距离。这期间,需要一个长时间的发展过程。当然,对于千乘资本这样的早期投资机构来说,挖掘这些“星星之火”是应有之义。

“我们一级市场最大的一个机会来了,我认为也是最好的时机来了。”熊伟表示。

VC草莽时代结束 未来是理念之争

熊伟正是带着这样一套投资逻辑创立千乘资本的。从2014年的思考开始,熊伟不断为这套逻辑添砖加瓦。在熊伟看来,它就像是一个人工智能算法,经历了两三年的迭代,不断用数据去训练、修正,最后越来越强,得到了越来越多的认可,投资的项目也在给出验证。

这套逻辑,在熊伟看来也正是千乘资本在中国上万家投资机构之中立身的核心竞争力——“投资一定要有逻辑,一定要有思想,不然大家全去投IPO,会很麻烦。”

熊伟认为,对于VC机构来说2016年也是一个分界点。在此之前的十年,是草莽英雄的十年,而今后的十年将要比拼耐力,是一个专业化的时代。

所谓的专业化,也绝不仅仅是指机构投资方向的细分,并不是只投某一个方向就能称之为专业化。熊伟所理解的专业化是指投资理念的升级与相对的专注。过去谈投资策略,实际上讲的并不清晰,一谈到消费升级,大家说的逻辑其实都差不多。而未来,每一个机构应该有自己的思想和逻辑,跟其他人所讲的应该是有所不同的,并且它要经过足够长的时间去沉淀、去修正,这是一个机构的核心资产。

而对于千乘的核心团队来说,他们具有自成体系、不断演进的一套投资逻辑和策略:目前中国的产业互联网存在的大量价值低洼,需要依赖新技术的颠覆和驱动,从资本推动产业发展的角度看,产业互联要遵循“自动化、数据化、智能化”三个阶段层次进行发展。首先,需要缩短企业在信息化过程中的进化过程,包括自身信息化能力提升以及第三方信息化服务商的崛起;其次从产业全链条的角度,移动互联网集中打通了营销端、客户获取端,下一步需要考虑生产端、采购端、供应链端如何打通、如何由市场端向上游供应链整合并逐层提效、如何实现精准化与柔型管理等等问题。最终各环节产生平台化连接,才能形成产业互联网的整个架构。

因此,千乘聚焦创新技术在数据感知层(采集与控制)、数据流转层(传输与处理)、数据智能层(识别与分析)的应用,沿着“技术驱动+产业链+行业场景应用”的基本逻辑,寻找能撬动产业重构的企业。

赚钱的事交给时间

对于千乘,熊伟相信未来和这支队伍将一起能赚到“很多钱”。千乘的团队成员大都拥有技术、管理、法律、财务等专业知识背景,具有在著名投资机构、大型企业的工作经历以及深厚的产业背景。熊伟表示,现在他已经预留了足够的股份分享给千乘的伙伴们,就是因为他相信千乘作为一个团队有能力在未来创造更多的价值与收益。

熊伟对于自己和千乘的未来抱持着乐观的心态,而这种乐观建立在熊伟对千乘投资逻辑的自信上。熊伟相信,选择比努力更重要,当选择错了,所有的努力都是白费。而反过来,当我们梳理清楚投资逻辑,选择对了赛道,为人处事的理念也是对的,那么其他的交给时间就行了。